<th id="b1sfi"></th>

    <li id="b1sfi"></li>
    <button id="b1sfi"><object id="b1sfi"></object></button>
  1. <tbody id="b1sfi"></tbody><th id="b1sfi"></th>

      <button id="b1sfi"></button>
      把高速噴墨印刷機當作膠印機來使,恐怕撐不了兩年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371-63932666(電子商務部)
      0371-63958808(商務印刷部)
      0371-63956290(業務部)
      0371-63958392(辦公室)
      傳真:0371-63955558
      郵箱:rgdzswb@163.com
      地址:鄭州市二環支路35號
      業務咨詢:QQ 1187036677
      鄭州印刷廠,河南印刷廠,鄭州印刷公司,畫冊設計,鄭州包裝,書刊印刷,瑞光印務,河南省瑞光印務股份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

      把高速噴墨印刷機當作膠印機來使,恐怕撐不了兩年

      發布時間:2020-12-08   |   發布人:管理員  |  瀏覽次數:4

          2000年至今,數字印刷技術不但跳過傳統膠印制版的工序,更能隨時改變印刷,每一印都不一樣,功能上超越了膠印機的限制,但是整體效益還趕不上膠印,一方面是產能,膠印機每小時最高可達1.8萬印,而幅面(B2以上)較大的單張紙數字印刷機最快不過每小時3000~4000印;另一方面則是油墨耗材和維護成本,還無法和遍布全球的膠印機相比擬。

        國內高速噴墨在商業和出版領域井噴了

        因此,全世界的印刷產值中,數字印刷只占相當低的比例。歐美這幾年安裝數字印刷機的數量明顯增長,但是實際應用大多數是各種賬單業務,畢竟和大眾生活消費,如電話費、水電費、信用卡賬單等,可變數據印刷的需求量很大,數字印刷技術確實能滿足這類可變印刷的需求。

        國內市場經由HP、柯尼卡美能達等各家大幅面數字印刷機的推動,這兩年各地區新成立了許多數字印刷中心,類似以往制版輸出中心的服務模式,提供畫冊、相片書、標簽……各種印刷成品的代工服務,明顯地跳出了國外大部分應用于賬單打印的服務,在出版和商業印刷領域中的應用比例迅速擴大。

        有一點需要特別注意,就是2019年輪轉高速噴墨印刷機一年增加了107臺,截至2018年底以前,全國市場上總共只有141臺,國內書刊印刷安裝高速噴墨印刷機的數量突然爆發,書刊數字印刷的需求啟動了。顯然每分鐘一百米的數字印刷速度夠用了,打印質量也及格了。

        根據調查數據,從2011~2018年出版物總印張年均下降6.49%,主要原因當然是報紙印量年均下降12.01%,期刊雜志也下降5.81%。圖書板塊倒是每年平均增長4.83%,8年來總產值占比增長了25個百分點。市場成長,印刷設備的需求跟著增加,并不令人意外,書刊平均銷售量越來越少,出版社要求首印量越來越低,傳統膠印有基本制版、印工的成本,一旦開機印刷就得考量最低印數。高速噴墨輪轉機在這時候爆發,固然技術上排除了最低印數的緊箍咒,另一方面出版行業顯然面臨了印數條件的沖擊。

        意外的是國產品牌的高速噴墨輪轉機很受青睞,大有打破國外廠牌壟斷的趨勢。

        國產高速噴墨印刷設備商怎么就雨后春筍了?

        大家都在探討書刊輪轉高速噴墨印刷機國內外品牌的差距,中國制造早已經創造了許多奇跡,不但成為全世界制造基地,在許多專業領域中,中國技術早已走出了國門,成為全球主要供應商,例如CTP制版機,一些國外大品牌干脆終止生產,直接OEM國內制造商的設備,貼上自己的品牌Logo。

        盡管如此,一旦考慮高速噴墨輪轉機時,印刷廠難免陷入國外品牌的價格和國內品牌的技術質量的抉擇。

             我們分析一下高速輪轉噴墨印刷機的技術細節,噴墨頭的規格經由墨滴的分辨率和可控性的程度,決定成像質量,目前全世界噴墨頭供應商就那2~3家,國外噴墨印刷機采用的噴墨頭,大家都可以買得到。最重要的RIP軟件決定印前PDF文件的解譯和分色,國內外廠牌的RIP核心不是Adobe Systems的PDF Engine,就是Global Graphics的Harlequin Core。這兩項基礎技術模塊的供應商已經經歷了30多年的技術沉淀,也都提供了開放接口,隨時準備要幫各家印刷機制造商快速孵化出可以推出市場的印刷機產品。只要購買成熟的技術模塊,打印成像的品質就及格了,還能省下巨額的開發成本和時間,因此國內外的輪轉噴墨印刷機供應商都沒有自己開發這兩項技術的理由。

        其他電機部件,不論是步進馬達、絲桿或是磁浮軸承都有成熟的技術模塊,只要找來合格的工程師把所有的部件集成起來,見微知著,最重要的是產品經理夠不夠了解書刊印刷的需求,能否虛心去面對實際運轉時遇見的困難。

        想想,XSpace以一家私人企業的力量,去完成每年擁有百億美元預算的NASA(美國國家航天局)才能制造的火箭。航天火箭不只是多年積累下來的工業經驗、流程、方法和專業天文知識,而且需要上百家供應商的協作,為何馬斯克做得到了?

        馬斯克提出“第一性原理”(First Principle),不但建造了火箭,更是影響了全世界的創業家和工程師。

        第一性原理這個概念本來是哲學家和科學家用的,講求的是從頭計算,不需要任何實驗參數,只需要一些基本的物理常量,就可以得到體系基態的基本原理,看透事物的本質,要把事物分解成最基本的組成,從源頭解決問題。馬克斯第一步先把火箭的零部件材料表拆開來算賬,發現只要NASA成本的2%就夠了,最后真的造出了火箭。國內工程師建造輪轉高速噴墨印刷機又有何難?

        書刊產業數字印刷的需求終于爆發了,有心的創業家早就準備好了。

        產業風潮一波又一波,時間越來越短,把高速噴墨印刷機當作膠印機來使,恐怕撐不了兩年!數字印刷的特色具有可以只印一本的彈性,加上5G網絡的便利性,書刊市場即將發生的變化,沒有數字管理的思維是不行的。


      【文章來源:】 【打印本頁